10-29
2020

广州工控老战士获抗美援朝纪念章(下):我现在很幸福,很多战友却回不来了-凯发k873.com

浏览: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00.jpg

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在广州工控,有9位退休老员工获得了这份穿越70年时空的殊荣。

 

70年前,风华正茂的他们用青春和鲜血保卫和平、反抗侵略;战争结束后,他们又刻苦进修,各自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为来之不易的和平时代继续发光发热……

 

他们是英雄儿女,是最可爱的人!

 

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诉说的真实故事,铭记历史,致敬英雄!

 

刘毅

88

195010月至1952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在野战医院担任医护

参加伤病员抢救工作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03.jpg

1024日,刘毅在广州某养老院收到广州工控昊天公司工作人员送来的慰问品和慰问金。

 

 

“说走就走”当了兵 18岁随军入朝 

“我小时候是很倔的性格。”88岁的刘毅身体挺硬朗,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思维清晰,“1949年我在北京上中学,部队来招兵,我和同一个宿舍的同学一共七个人,二话不说就相约报了名,一行人跟着部队就去了河北涿州。”她爽朗地笑出声来,言语间依稀能看到70年前那个“说走就走”的果敢少女的身影。

“我父亲一路追到涿州,说你还这么小,不能等长大一点再当兵吗?我说不行,我要当兵。父亲无奈,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要一双回力球鞋,那个时候回力可贵了,父亲还是给我买了,还给我留了钱,一步三回头地回家了。”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06.jpg

年轻时的刘毅

 

军旅生活一开始就是艰苦的。刘毅随部队从河北行军到河南,走了整整一周,许多人走到脚都起泡,刘毅穿着父亲买的新鞋,脚没怎么遭罪。她进了部队后就在文工团做宣传工作,几个年轻女孩子整日聚在一起,也不觉得苦和累。直到19503月,部队接到了北上的命令。 

“我们坐着闷罐车到了东北,那天可是真冷,一下车,很多人的耳朵都冻到流水。”刘毅说,她只知道可能要打仗了,部队开始征集医护人员,一心想着作贡献的她第一时间报了名,培训了几个月,天天学习包扎、缝针、扎针这些外伤处理技能。

1950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一年前还在跟父亲撒娇要买一双新鞋的刘毅刚好满18岁,也作为医疗队的一员,随部队进入了朝鲜战场。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09.jpg

▲刘毅在部队的履历

 

 

“有这样的战士,我们什么仗打不赢呢?”

 

 

入朝之后,刘毅参加的第一场战役,是黄草岭战役。

19501025日,志愿军42军派先头部队在东线抢占黄草岭,阻击美军北上支援西线。

曾经穿着新鞋行军的刘毅几乎是猝不及防地投身到战争中,“我在42125师,当时部队必须赴黄草岭阻击敌人,美国人有吉普车,我们只有两条腿,白天又有飞机轰炸,我军没有制空权,只能夜间行军,一跑就是一个晚上!”

急行军不能停,但是肉体凡身,人有三急。刘毅说,男同志还好,他们站着就能解决了,着急起来有人还边跑边尿。最难的是部队里的女同志,尤其是刘毅的医疗队,基本都是小姑娘,解手要有人围着圈遮挡、要蹲下。一次刘毅解手,天寒地冻,手冻僵了又蹭破了,死活解不开裤子,但部队已经继续往前跑了,“我急得尿了一裤子,但是还是得跑,晚上到了宿营地,尿湿的棉裤冻成了硬疙瘩,把腿上的皮肤都磨破了。”

黄草岭战役中,我军坚守七天,打赢了阻击战,保证西线部队完成包围歼敌二万多人的任务。

辉煌的战绩是志愿军的鲜血铸就的。一批又一批的伤员源源不断地送进了刘毅所在的野战医院。“你们不能想象条件会有多恶劣。”刘毅皱着眉说,“朝鲜的冬天多冷啊,可是送下来的伤员,换药不够及时,伤口上还能长蛆!很多人还受了严重的冻伤,不少都是要截肢的。”

在那样惨烈的环境中,最让刘毅印象深刻的,却是战士们的坚强。“有的眼睛没了,有的耳朵没了,有的断手断脚……我们要打开包扎检查,区别受伤程度,重伤的往后方送,回国养伤,轻伤的留下来照顾。”刘毅感慨,医疗队人手不够,战士们排着队包扎,却都在嚷嚷“我不要紧,给他先包扎!”“他伤得比较重,先看看他!”还有被鉴定为重伤的,哭着说不要回国,还要上战场!

“我们当时面对的是敌人机械化的精良部队,他们有飞机大炮,我们连车都很少。可是有这样的战士,我们什么仗打不赢呢?”

 

上一秒一起做针线活的战友

下一秒阴阳相隔

 

“无论是在雪夜或在冰冻的山洞里照顾伤员,设法使伤员能吃好饭睡好觉……白天冒着敌机的威胁去找粮食,夜晚还要给伤员做饭、换药……”这是19533月,部队干部给刘毅手写的一份鉴定的内容。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13.jpg

那时候大多数人仍是文盲,刘毅上过中学,又富有责任心,便成了医疗队的班长,管理着部队里的医疗器械和耗材,统筹救护工作。急行军说走就走,为了保护好医疗器械与耗材,刘毅把物资分批给医疗队队员背上,最珍贵的注射器她自己背着。一次下山,刘毅不慎滑倒,为了保护注射器,硬生生用手掌撑住了身体,结果到了营地一看,整条手臂都肿了。

伤员的生活也需要照料,刘毅便带着医疗队,给男同志们做袜子。“我有两个嫂子一个婶子,从小我穿的衣服就是她们做的,我在家针都没拿过,到了部队就现学,扎得一手针眼。”刘毅笑起来。

有一天,刘毅和战友们坐在防空洞外做针线活,有个叫小曹的男同志也一起干活,缝完了袜子,小曹随手把针别在了自己的帽子上。突然,敌机来轰炸了,大家匆忙爬起来往防空洞里跑去,刘毅刚进防空洞,爆炸声就在身后响了起来。清点人数的时候,刘毅发现小曹不见了。等硝烟散去,他们赶到原先干活的地方找。“我一眼就看见地上有顶破帽子,上面别着一根针,我哭喊起来,那是小曹,是小曹啊!敌军用的是燃烧弹,牺牲的战友尸骨无存!”

这就是战场,没有真正的后方。刘毅说,她所在的医疗队入朝时83人,回国时仅剩31人,一起培训、相互鼓励打气、一起抢救伤员的52名战友以及不计其数的志愿军战士,把年轻的生命留在了抗美援朝战场。

微信图片_20201030095821.jpg

刘毅老人的亲笔:感觉生活在这个时代很幸福。

 

“我做过什么呢?我只是做了我的工作而已。我活着回来了,托党和国家政策的福,现在也生活得很幸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可是我的战友们,却永远不能回家了。”刘毅长叹一声,轻轻抚摸着光亮的纪念章。

 

>>> 

广州工控荣获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的9位老战士

刘毅,女,原工作单位:广州昊天化学(集团)有限公司

陈汉阳,男,原工作单位:广州华立颜料化工有限公司

傅廷和,男,原工作单位:广东省韶铸集团有限公司(韶关铸锻总厂)

陈强,男,原工作单位:广州市冶金工业研究所有限公司

李英铭,男,原工作单位:广州市金珠江化学有限公司

余迎辉,男,原工作单位:广州万力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州轮胎厂

周社高,男,原工作单位:广州橡胶企业集团有限公司

邓宪弼,男,原工作单位:广州制漆厂

邝振来,男,原工作单位:广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


即将呈现,敬请期待